大量创业者出局,家庭厨房情怀是否只是一场梦?

2017-05-11 215

去年,当共享经济“飘进”家庭厨房的时候,一系列带着“妈妈”、“回家”的品牌餐饮应运而生,他们把赋闲在家并有一身好厨艺的大爷大妈和想吃的健康、可口的白领对接,建立了共享厨房模式。于是,80后互联网从业者天天隔三差五就可以通过平台预定到家乡的小炒肉,而退休在家的张大妈也找到了打发时间和赚取收入的新方式。

然而,当我们带着情怀,谈论着越来越多的,像天天和张大妈的温情故事,是如何在我们周围生活中轮番上演之时,一部分共享厨房模式的创业者却已经黯然出局。当情怀面对生意,共享厨房模式是否只是一场梦?



点击查看原图



黯然出局的创业者

伴随着新一轮的融资失败,许多创业者已经出局。

2月25日晚,家厨平台“妈妈味道”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宣布2月26日停止服务。“因为业务调整,‘妈妈味道’将于2.26凌晨暂停使用,感谢与您一起走过的时光,期待下次再见,祝好!”不过,26日下午,“妈妈味道”又发布一份澄清消息,称近期因业务变动需要,将做出战略调整与规划,因此会在部分地区暂停服务。

事实上,“妈妈味道”并非第一家“出局”的共享厨房平台。去年8月,主打用户情感需求的私房菜制作与配送平台“妈妈的菜”也宣布暂停运营。妈妈的菜创始人韩迪对新浪科技表示,因为成本结构和公司流量等问题,目前已经关停了“妈妈的菜”业务。

而另一家共享厨房模式“蹭饭”的创始人胡笃盛告诉记者,从去年的12月份开始,公司已经决定维持蹭饭目前的运营情况,未来将不花精力在“蹭饭”的业务上,专心打造其他的业务。

记者曾报道过,在市场最繁荣之时,同类型的公司达到七家,但是目前,同类平台仅有“回家吃饭”和“小e管饭”仍在继续正常运作。



遥遥无期的盈利

“蹭饭”创始人胡笃盛对记者表示,从公司运营“蹭饭”至今,从来没有盈利,而每个月公司整体运作的成本大约在20万,上一轮的融资半年基本上已经“烧”光,短时间内又没有融到新一笔钱,所以公司维持现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。

“但是我还是很看好这个行业,一方面这件事确实是一件好事情,可是给退休在家的大爷大妈增加一点收入,另一方面我还是很看好私房美食这个行业。”胡笃盛表示,目前公司的业务已经有所调整,如果将来新业务挣了钱还是会投资到“蹭饭”中。

“妈妈的菜”创始人韩迪是一位80后,他已经是第二次创业,对于这次妈妈的菜关停,他表示,共享厨房模式一方面存在着成本结构的问题,另一方面公司的流量存在着很大的局限性。



点击查看原图



市场还需要时间培育

记者近日在“回家吃饭”平台下了一单,菜品是:红烧鲫鱼、火爆大头菜和一份米饭。在没有使用两元优惠劵的时候,这样的一份套餐的价格是36元。

对比于正规饭店来说,价格确实便宜不少,但是对比于其他外送平台所提供的餐饮来说,价格确实偏高。

有业内人士计算,这样的一份饭,“回家吃饭”就要补贴9块。包括:达达物流一般是8-12元,平台会补贴6元,加上餐盒和餐具的3元。这样的一份饭平台就要在无形之中补贴9元。

业内人士表示,目前由于共享厨房模式平台,普遍存在着成本高、客单价低、利润少等问题,同时自营配送所花费的人力、物力、时间又多,很多平台经不起持续“烧钱”的考验,默认很多小商户入驻平台,而这种现象在厨房端占比非常多。

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表示,对于目前中国的状况来说,共享厨房模式还没有足够成熟的生存土壤,但是个性化美食确实是未来新的需求,目前利润空间让共享厨房难以存活,市场培育仍需求时间。
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