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鲜老板因吸毒人生惨败 东山再起后回戒毒所招人

2019-06-24 32

    王正标(中)说,只要你们来,我都要。

    “三年前,2015年年夜饭,就是在食堂的那个角落,我立下承诺:三年后,我王正标肯定回来,肯定不是以吸毒者的身份”。

    2019年6月17日,王正标果然回来了。距离他进戒毒所刚满三年。

    在这三年里,这个曾经年销售上亿,因为吸毒一败涂地的海鲜老板,重新开了一家海鲜加工厂,买下了两套房三辆车,这回是到浙江省良渚强制隔离戒毒所来招聘。

    他说,来招聘不是作秀,戒毒人员出去最难的就是找工作,求接纳,否则很容易复吸。他是从这里出去的,想在这个关口帮一把。

海鲜老板因吸毒人生惨败 东山再起后回戒毒所招人

因为吸毒

台州海鲜大老板在办公室里被带走

    王正标不年轻了,今年57岁,从小穷苦,12岁就卖肥皂补贴家用。

    因为接触“生意”早,王正标在吸毒以前生意做得蛮大。

    台州人从海鲜起步,2000年后,他的海产品出口生意越做越大,生意最好的时候,年销售额过亿。

    2014年6月的一天,在王正标杭州的贸易公司总裁办公室,两位民警敲门而入。

    那一刻他不慌也不忙,五六年了,那种没有自制随波逐流四面楚歌的生活终于要结束了。

    第一次碰毒品是2009年,王正标去西南某城市见客户,在隐秘的场所里,那些东西就摆在桌上,客户拿来招待他。

    王正标落水。

    一玩就是五六年。

    生意,倒不是吸毒开销大挥霍掉,而是“毒品伤的是这里”,王正标点点自己的脑袋:“忘乎所以,不该说的乱说,乱承诺”。生意人最要紧的就是信誉,价格、货期随口承诺,转身就忘,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客户迅速流失。

    那次被抓,是有人举报。

    “我一点都不恨他,谢谢他,帮我按下暂停键”,王正标说。

过年时在戒毒所的食堂里

他许下三年之诺

    6月17日当天,戒毒所特邀了五家企业来所里招聘。

    招聘现场设在多功能厅,王正标先上台讲了自己出去后的三年经历。他举着瘦弱的手臂,中气十足地对问台下数百名戒毒者:“想不想做个堂堂正正的人?”

    多功能厅的楼下是食堂,那年就是在食堂角落里,年夜饭过后,因为想家想团圆,气氛总是特别感伤。王正标立下承诺:“给我三年”。

    2016年4月5日,王正标依法解除强制戒毒。出所后,他打了5个电话,都是曾经生意上的朋友。

    “我是王正标,对,我从戒毒所出来。有没有机会给个我,这是我的电话,如果你不愿意,第二次就不要接好了”。

    其中有两个朋友向他发出邀请。

    那一年的4月16日,王正标向妹妹借了3000元钱,远上山东,投奔其中的一个邀请。

40万海鲜不要一分定金先发你

只求你信任我

    山东荣成市位于山东半岛最东端,是个宁静的小城市。王正标的朋友有一个海产品加工厂正在筹建中。

    文化程度不高的王正标一直以爽朗行走在生意圈里,“出来”后他的风格更“彪悍”了。

    有客户要40万元的鱿鱼,但是担心王正标终归是吸过毒的。王正标说,不要你一分钱定金,我先把货发给你,东西好你付钱;不好,就算送给你了。

    那天在台上他跟戒毒人员说,人家说你是吸过毒的,对,是的,但是我要的是人家说,现在“这个人不错”!

出来第一年生意打开局面,靠的就是这样“你可以不信我,让我先信你”。

带妻子回戒毒所分喜糖

他还要来招聘

    2019年临近过年,王正标突然联系上良渚戒毒所,说“我要回来了”。

    王正标回来得风风光光,带着新婚的妻子,开着簇新的轿车。

    妻子是人家介绍的,原来的老婆在他吸毒那几年里心灰意冷提出离婚。

    在荣成三年,王正标买下了两套房,三辆车。

    良渚戒毒所上上下下都很意外,其他戒毒人员出去戒毒成功回来也最多是表示下感谢。王正标的要求是,他要来招聘。

    今年6月,戒毒所教育科民警北上荣成实地考察。

    海鲜加工厂占地9.6亩,生意稳定,目前有三四十名员工,主要从事海产品包装。

    企业位置比较偏,戒毒人员如果去那里少有外界交流,对于阻断毒品来源有优势。而且该厂所在的村由于大量男力出海,因此人员构成简单,几乎没有外来人员,整体社会环境和谐。

    戒毒所民警跟该厂所在村的村干部了解了情况,村干部说,这里治安很好,车窗不锁都没问题。这里的人很善良,犯过错的人,只要他们自己有信心,我们一定会像兄弟姐妹一样接纳他们。

曾经三上高速想复吸

他说我知道戒毒难在哪里

    王正标为什么要招戒毒人员?

    “因为我曾经吸毒,我比任何社会上的爱心机构爱心人士都了解你。因为那些歧视,看不起,不包容,我能感同身受。我就想跟大家一起戒毒,好好戒毒!如果你们愿意一起来,我们就一起戒毒。我监督你们,你们监督我!”

    正因为同样的经历,王正标知道波动会出现在什么时候。

    出了戒毒所后,他有过3次想复吸的经历,因为有毒友邀请,他三上高速。好在荣成地域遥远,他上高速后,第一次在鲁山口下。几个月后,第二次想复吸,上了高速在文登下。第三次到高速口就回了。

    “这个就是荣成地域的优势,远离吸毒环境。”王正标说他还有“管理”优势,大家曾经是同类人,“你们的一个逃避、抗拒尿检的眼神我都能瞬间读到。”

    那天的招聘,来了五家企业,有伞厂,有两家电子原件厂,还有模具厂,王正标的海鲜加工厂前面围坐的戒毒人员最多。

    王正标喉咙梆梆响:“我来招聘,不仅是要给你们工作,还要时刻监督你们,我要不定时尿检……现在开始我们都要堂堂正正做人”。
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