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火锅必点菜地图:吃肉派、养生派、狂野派,你是哪派?

2019-11-22 407

    天一冷,关于火锅的话题天天上热搜。

    #吃火锅最讨厌的行为# 高票答案:吃火锅不叫我。更气人的是:没吃到我最喜欢的那个菜!

    聊起火锅你脑海里冉冉升起的第一种食材,就是命中注定我爱你的必点菜。汇总所有人的天选之菜,基本就奠定了全国火锅C位食材的基调。

吃肉派

    不吃三斤牛羊肉,火锅白约路白走

    代表锅:老北京铜锅涮肉、潮汕牛肉火锅  

    聪明的羊看见北京人知道躲着走——北京人说吃火锅,就是两句话“走霜肉去(走涮羊肉去)”和“吃羊蝎子去”,必须是铜锅涮肉,涮的必须是羊肉,羊肉必须要新鲜 。

    手切羊肉鲜不鲜,在锅里一滚就知道。货真价实的羊肉没血水,放在清汤里不会浑锅,抖几下变色即熟,蘸着麻酱下肚,隔壁小孩都馋哭了。

    但如果有人整盘整盘往里倒,基本不能活着离开现场。 羊肉吃一点涮一点,嫌不过瘾的出门右转羊蝎子火锅。

    羊脊骨用手抓,先把肉吃光抹净,再敲骨吸髓,熟练程度宛若白骨精的,绝对是优秀的北派火锅人。

吃羊,北京人很较真;吃牛,潮汕人最专业。

    牛在别处是一头简单的牛,在潮汕人眼中是吊龙+嫩肉+匙仁+匙柄+五花腱等下火锅好肉的集合。如果一个潮汕人把最好吃最金贵的脖仁和五花趾全夹给你,那绝对是真爱了。

    相比北派广派的讲究,川渝火锅吃起肉来百无禁忌、放飞自我。

    在全国火锅必点菜数据里,毛肚以37%的点单率高居榜首,川渝人民功不可没。

    脸蒙雾气,眼滚红油,能把毛肚、猪脑花、牛肝、腰片、鸭血、鹅肠、耗儿鱼、牛血旺各种杂碎吃到一起 ,也见过彼此涕泗横流、解衣扇风、蓬头乱发埋汰样的,那都是自己人了。

    当然,非得先放土豆和苕粉、把汤底搅成淀粉粥的人除外;把毛肚扔进去超过20秒还坐视不管的瓜娃子也除外。

    至于一股脑把所有东西都倒进去,还拿筷子搅和,并大声嚷嚷“烫好了烫好了”的愣头青,没拖出去斩了就算客气。

    一边谈笑风生,一边有条不紊地下黄喉、毛肚和鹅肠,并在几秒内精准捞起来的高手,才是风度翩翩的Social King。

    然而辣锅涮杂碎所付出的代价和获得的快乐一样高。往往肚子嘤咛一声,拉开悲剧的序幕。更有人边吐边哭:“我的苕粉,我的牛肚,我的酥肉……”。

养生派  

    只要吃养生锅,发胖就追不上我  

    代表锅:广式打边炉、台式小火锅  

    减肥时发誓“这是最后一次吃火锅”的人,一周把这句话重复了五次 ,然后对着长肉起痘的自己欲哭无泪。

    但养生派相信,只要我吃的是广式打边炉,发胖就追不上我 。

    别的火锅凶猛残暴地拼手速,而广式火锅饭桌上总有个温温柔柔的女孩子,拎起汤勺给每个人盛一碗浓郁的锅底汤,这是独属打边炉的体贴。

    喝靓汤怎么会胖呢?无论猪肚鸡、花胶鸡打边炉或是顺德粥底火锅,吸收了所有精华的汤底就是火锅界的爱马仕,也是广东人心中的白月光:“边炉滚一滚,神仙都企唔稳。”

    比喝汤底更养生的,就是多吃蔬菜。但这在吃火锅时可操作性几乎为零。

    据观察,每桌都会掩耳盗铃地点一篮子的青菜、生菜、小油菜或大白菜,但基本没人动,只有结账之前为了避免浪费,才象征性地下个锅 ,每个人勉为其难地夹一筷子,以稍稍减轻内心的罪恶感,并宽慰自己这顿吃得很健康。

    因此,“点台式火锅的人吃掉了最多的蔬菜拼盘 ”这一点,足以让台式小火锅青史留名。

    “毕竟天天吃肉,得吃点素换换口味。”某内蒙汉子把自己塞进一人一座的小吧台里,一脸温馨地看着番茄小火锅咕嘟冒泡。

   当你独自面对一个锅,并要对蔬菜拼盘全权负责,使命感会促使你多涮几根油麦菜,或再扔两片圆白菜,青菜下肚率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升。

    而平平无奇的青菜,经过番茄/咖喱/冬阴功/黄金海味汤底的浸染,以及沙茶酱/味噌酱的提鲜,也让人愿意多吃几口。

    至于主动选择如江浙菊花暖锅 和海南椰子鸡火锅 的人,可以判定是真·养生人士。毕竟,在辣锅当道,清汤辅助的火锅界,延年益寿的甜锅基本,呃,口味随缘了。

狂野派  

    吃菌子赛神仙,中毒洗胃在所不辞  

    代表锅:云南菌子火锅  

    “你请的火锅,一点肉都没有” 这是对常人的奚落,以及对云南人的恭维。

    有着“蔬菜牛排”之称的菌子,是云南人的执念。《舌尖》第一季说一盘碳烤松茸的价格是1600元,一锅满满当当的菌子火锅,壕之程度堪比满汉全席。

    人工养殖的那叫蘑菇,没灵魂的。野地里采来的菌子才能入云南人的法眼。即使每年6-8月天天被省安全办的短信轰炸,也完全装作看不见。

    菌子火锅的味道的确值得“玩命吃”。好菌子能同时吃出“陈年宣威火腿香味、宁波油浸糟白鱼鲞香味、苏州风鸡香味、南京鸭胗肝香味,且杂有松毛清香气味”。王者鸡枞菇煮一煮,更有着化白水为老母鸡汤的神奇。

    然而几十种野菌混在一起,很容易“着菌闹着啦”(吃菌到中毒)。每个云南人都有一个吃菌中过毒的朋友,如果没有那个朋友就是他自己 。

    然而从医院出来,大家依旧围着菌锅大吃特吃,对洗胃的事默契地绝口不提。

    外地朋友通常在微博知乎等看到中毒反应“很有趣”,以至于对此抱有迷之期待,希望看到传说中“彩色小人满天飞”“三个矮人喊我打麻将”“白墙放映4D奥特曼”的魔幻场景,甚至被拉去输液还叫护士别说话:“嘘!我领导坐在吊瓶上叫我汇报工作。 ”

    需要严肃提醒的是,中毒听起来奇妙,后果却很可怕,严重者可能连这个美丽的世界都见不到了。在云南饭馆吃菌子火锅,煮熟之前店家根本不给上筷子,就怕没耐心的顾客从火锅里偷吃。

    全国火锅千千万,无论你最心爱的是哪种,都不要鄙视其他人最爱的火锅和必点菜。否则,你只能一个人去吃麻辣烫了。

    相反,如果一个人连吃火锅都喊不出来,那他可能是彻底不想跟你玩了。


猜你喜欢